搜 索 
 
     

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网页收藏

网站首页

企业文化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公司介绍
大 事 记
公司要闻
基层动态
法务之窗
时政链接/行业动态
 法务之窗 

【案件分析】瀛博奶牛场与杨承明健康权纠纷一案总结与分析
 

 

 

    题按:杨承明诉dafa888bet集团瀛博奶牛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瀛博奶牛场”)健康权纠纷一案于2014年9月11日下达二审判决书,自此全案基本结束,只待执行。本案在是笔者代理的第一个案件,而其案件事实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笔者在这里就本案法律适用、诉讼实务稍作总结,并就未来类似事件的处理稍作思考,既是自我学习,也是与大家探讨,向大家学习。

 

简要目录:

 

一、案件基本事实

 

二、庭审与判决

 

三、法律适用问题

 

    1、侵权责任中的过错判定

 

    2、工伤保险理赔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处理

 

四、类似争议事件处理思考

 

 


 

一、案件基本事实

 

    在诉讼程序中,案件事实由双方举证质证之后法院查明的事实为准。本案中就事实部分的主要争议等到庭审部分再细表,现仅将基本事实简单罗列如下。

 

    首先介绍一下杨承明与瀛博奶牛场的关系。2012年,瀛博奶牛场进行监控系统建设,与上海理想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理想公司”)签订了施工协议。理想公司部分工程分包给了上海众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谷公司”)。杨承明是众谷公司的员工,与众谷公司签有劳动合同,并是瀛博奶牛场具体施工工作人员之一,在整个施工过程里,杨承明常规性的进入瀛博奶牛场内进行施工工作。

 

    事故发生于2012年2月23日。当日上午杨承明乘坐众谷公司的面包车去往瀛博奶牛场进行施工。瀛博奶牛场在门口未设置门卫。杨承明到达奶牛场门口后,当时大门未全部打开,车辆无法通过,于是杨承明与同车数人一起下车,一同推左边铁门,试图将门打开以让车辆通过。在推门过程中,左边铁门突然倒下将杨承明压伤。

 

    事故发生后,杨承明立即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产生了一定的医疗费用,其能证明的数额为23089.54元。然而在治疗时,众谷公司并没有为杨承明的受伤作工伤认定,以至于杨承明没有获得工伤保险理赔。治疗完毕之后,杨承明就此与众谷公司发生劳动争议。在争议过程中,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认定杨承明的伤势后遗症相当于道路交通事故十级伤残,依据相关规定,相应的伤残赔偿金为87702元。2014年1月21日,杨承明与众谷公司达成民事调解协议,众谷公司支付杨承明各项补偿计60000元,双方再无其他劳动争议。

 

    2014年2月19日,杨承明向崇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瀛博奶牛场侵犯其健康权为由,提出伤残赔偿金、营养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司法鉴定费等合计89166元,医疗费28947.4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的赔偿请求,共计138113.47元。就以上基本案件事实,杨承明大致提供了相应证据。

 

二、庭审与判决

 

    一审庭审于2014年6月10日在崇明县人民法院进行。庭审采用简易程序,由1名审判员独任审理。

 

    在法庭调查环节中,瀛博奶牛场主要就铁门在事故前故障与否及其倒下的原因不予认同。杨承明称,铁门在事故前已经故障,其只是在合理限度内推了铁门,铁门便倒下将其压伤,而瀛博奶牛场则主张铁门在事故发生前运转良好,之所以在事故发生时一反常态倒下,应当是杨承明及其同事采用暴力手段强行推动铁门所导致。然而就此事实主张,瀛博奶牛场没有提出相应证据。此外,瀛博奶牛场同时也主张,杨承明本非奶牛场工作人员,不应该不请自入,乃至擅自推门。并且在众谷公司与奶牛场在此之前的工作实践中,也都是车到门口之后由奶牛场员工为其开门,而非众谷公司自行开门。杨承明对此予以承认。

 

    在法庭调查环节中,双方随后也对赔偿请求进行了举证质证。由于杨承明就其提出的部分请求没有提出相应证据,审判员不予采信。

 

    在法庭辩论环节中,双方主要就瀛博奶牛场是否具有构成侵权责任所需具备的主观过错进行了辩论。杨承明主张,奶牛场的铁门存在故障没有及时维修,也没有设置任何标示表明其故障,也没有设门卫予以管理,应属未尽合理管理义务,构成主观过错。奶牛场则认为,首先铁门没有故障,因此不存在没有及时维修或设置标示的过错,同时,虽然其在铁门处未设门卫,但这并不意味着其未尽到合理管理义务,因为如果有车辆需要进入,则在接到通知后,自会有奶牛场员工为其开门,而如果是擅自开门导致受伤,则纯属咎由自取。奶牛场进一步主张,在出发点不正当的前提下,杨承明进一步对铁门采取了过激的暴力行为,则更应认定其损失是其自身过错所导致。

 

    在法庭调查环节中,双方随后也对赔偿请求进行了辩论。瀛博奶牛场主张,杨承明已经获得的60000元补偿,应当从奶牛场的赔偿责任中扣除。

 

    一审法院于2014年6月18日作出了判决。由于奶牛场对于其主张的铁门没有故障这一事实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而杨承明则提供了证人证言证明铁门存在故障,故审判员采信了杨承明的说法,认定铁门事故前存在故障,继而认定瀛博奶牛场未尽合理管理义务,对杨承明所承受的损失存在主观过错。而杨承明擅自尝试推开铁门,同样存在一定过错,则双方根据各自过错程度承担责任。其中瀛博奶牛场承担70%的主要责任。根据经质证认定的损失数额,瀛博奶牛场需承担86794元赔偿责任。而根据侵权损害填平原则,侵权人赔偿数额不超过被侵权人实际损失,因此奶牛场的赔偿责任中应再扣去杨承明已获得的60000元补偿,最终应承担26794元赔偿责任。

 

    双方均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审庭审于2014年8月18日在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3名审判员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双方在二审庭审中的意见大致如一审,此处不再赘述。

 

    二审法院于2014年9月11日作出了判决。一审认定的事实、实际损失以及责任承担的比例均得到了二审法院的支持。而对于瀛博奶牛场的赔偿责任中扣去60000元劳动争议补偿一项,二审法院作出改判。合议庭认为,工伤保险赔偿的请求与侵权损害赔偿的请求系基于不同法律关系产生,被侵权人/劳动者可以同时或先后提起这两个请求,彼此并不冲突。其中用人单位承担的工伤保险赔偿责任系补充责任,若被侵权人/劳动者最终所获赔偿多于实际损失,则用人单位就重复的部分反向追偿。据此,二审法院认定瀛博奶牛场的赔偿责任应为86794元,即70%责任不扣去60000元劳动争议补偿。

 

    到此本案司法程序基本完成。最终结果对于瀛博奶牛场来说显然并不积极。

 

三、法律适用问题

 

    下面将就本案涉及的法律适用问题略作谈论。本案在庭审中显然出现了两个核心问题,一是瀛博奶牛场就杨承明损失是否具有过错,如果有,应承担何种程度的赔偿责任;二是杨承明事先获得的劳动争议补偿是否应当在侵权赔偿中扣除。若将这两个具体问题稍加抽象化,则构成以下两个主要议题:

 

1、侵权责任中的过错判定

 

1.1、《侵权责任法》就主观过错要求的一般规定如下: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亦即侵权责任的成立以行为人存在过错为一般原则。“使人负损害赔偿责任的,不是因为有损害,而是因为有过失。正如同使蜡烛燃烧的不是光,而是氧气。” 而关于过错存在与否的认定,在诉讼中一般情况下由被侵权人举证证明其过错,在特别情况下(即所谓“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除非行为人能证明其没有过错,否则其过错即告成立。此种情形,简称为过错推定。

 

    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侵权责任的成立可以不需要行为人有过错,亦即所谓无过错责任或严格责任,不过与本案并不相关。

 

    需要明确的是,《侵权责任法》中所谓的过错并非生活意义上的过错,其应当并且只能在法律语境中被解释。在立法解释中对于“过错”的解释如下:“过错分为故意和过失。故意是指行为人预见到自己的行为会导致某一损害后果而希望或者放任该后果发生的一种主观心理状态。过失是指行为人因疏忽或者轻信而使自己未履行应有注意义务的一种心理状态,其是侵权责任法中最常见的过错形态。”故意自然容易判断,而过失与否则以是否“未履行应有注意义务”为标准,对于大多数情况而言,“应有注意义务”采用“合理人标准”,即合理人,或者一般人,在此特定情况下会尽到何种程度的注意义务,此种程度的注意义务即为“应有注意义务”。这一标准显然留给了司法者充裕的自由裁量空间,司法者可以根据案件类型与具体案件情况而做出过失与否的判决。

 

1.2、《侵权责任法》就过错推定的例外规定中,包含物件侵权这一类,其中与本案联系较为紧密,可能适用于本案的是如下这条: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

 

    亦即在建筑物等物件脱落至损的情形中,除非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能证明其没有过错,否则其过错即告成立,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当然,前提是其他要件齐备)。然而本条是否适用于本案?答案应当是否定的。本条适用的情形是建筑物及其设施脱落、坠落至损的情形,而本案案情很难说是脱落、坠落至损。一审法院也确实没有援引本条法条。故此,本案并不属于侵权责任中例外规定的物件侵权案件,与其他例外规定也沾不上边,并不属于过错推定的案件类型。

 

1.3、如前所述,过失与否的判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案件类型与具体情况。那么具体到本案的话,“应有注意义务”是怎样的呢?结合举证责任来说的话,杨承明须证明瀛博奶牛场的行为没有达到何种标准,方可认为其具有过错呢?

 

    不妨假设两种情况:一是在事故发生前铁门正常运行;二是在事故发生前铁门已坏。如果事故发生前铁门正常运行,那么一个合理人是否一定要派遣门卫才算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呢?似乎没有必要,当然也不是一定不需要,还要结合其他情况考虑。但如果事故发生前铁门已坏呢?那么一个合理人是否应当及时修缮,或者派员加以保护,或者至少加以标示,以避免使用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伤害呢?这就显得较为必要了,尤其是相比第一项假设,其合理注意义务的要求的差别就非常明显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庭审的事实调查中,铁门在事故前是否损坏一直是焦点事实的原因——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瀛博奶牛场是否进到合理注意义务,亦即,是否具有过失。

 

    在本案实践中,杨承明举证证明了铁门在事故前已经损坏,而瀛博奶牛场无法就铁门在事故前正常运转进行举证,使得法院采信了铁门在事故前已经损坏的说法。在这个前提下,瀛博奶牛场便应尽到较高标准的注意义务。而杨承明进一步主张了瀛博奶牛场在事故发生前既没有及时修缮,也没有派员管理,甚至没有加以标示,瀛博奶牛场未尽合理注意义务,具备侵权法意义上的过失便在预料之中了。

 

1.4、《侵权责任法》就赔偿责任还有一个折抵机制: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为人不承担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

 

    显然,这个折抵机制以侵权行为的成立为前提。在侵权人的侵权行为成立的前提下(侵权人未必有过错——如前文所提,存在无过错侵权责任),如果被侵权人对于损害结果存在过错(过失/故意),则侵权人的赔偿责任相应减轻。被侵权人的过错的认定,类比于侵权人过错的认定,举证责任应当落于侵权人肩上。但是如何认定侵权人与被侵权人的过错比例,需要考虑各种因素,是非常难以具体化的,也就在更大的程度上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大抵而言,法官会先根据案情确定主要责任与次要责任,然后再进行具体量化,70-30或者60-40等等。

 

    具体到本案中,瀛博奶牛场主张杨承明是擅自开门,并且采用暴力,而在以往实践中一般都是由奶牛场员工为其开门,则杨承明对于擅自开门致损也存在一定的过失——过于自信而将自己置于可能的危险之中。杨承明对于擅自开门予以承认,但否认采用过激暴力,因瀛博不能举证,因此法院认定的杨承明过错也就止于擅自开门。一审法院对此予以认定,并据此判定瀛博奶牛场应承担主要责任,最后确定瀛博奶牛场的赔偿责任为70%,二审法院予以确认。如前所述,最终比例的确定并没有细化的规则。但是通常而言,法官在确定责任比例时,会更倾向于被侵权人。在之前的另一起案件鼎瀛农业公司收割机致人伤残一案中,被侵权人系非法入侵鼎瀛公司农田偷盗玉米,听到收割机的轰鸣声依然躲于玉米丛中,最后被卷入收割机致残。在这个情形下,最后一审法院仍然以农业公司驾驶员资质问题认定被侵权人承担60%责任,而农业公司承担40%责任。相比农业公司一案,本案中被侵权人过失显然更轻,而侵权人过失似乎过重,最后的70-30判决,若以农业公司一案为标准,似也合理。

 

    关于侵权责任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讨论至此告一段落。

 

2、工伤保险理赔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处理

 

2.1、工伤保险是基本社会保险险种之一。根据《社会保险法》,职工因工作原因受伤认定为工伤,由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其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和康复费用、住院伙食补助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劳动能力鉴定费等费用。(《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

 

    杨承明的受伤显然符合工伤条件,但是众谷公司在事故发生后的规定时间内没有为杨承明申报工伤,使得杨承明没有获得工伤保险理赔,则众谷公司应当负担杨承明可以获得的工伤保险理赔。(《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

 

    杨承明就此与众谷公司发生劳动争议并达成一致进行调解,获得60000元补偿,就其性质而言,仍然是工伤保险理赔,只是经过非典型的形式完成了。另一个问题是,这笔工伤保险理赔覆盖了哪些费用呢?这个问题可能会对本案有实质性的影响,具体先按下不表。

 

2.2、如果发生侵权行为导致职工因工受伤,则可能会同时赋予其工伤保险理赔与侵权损害赔偿两项请求权。而工伤保险理赔与侵权赔偿所覆盖的费用,则会在一定赔偿范围内竞合。

 

    上海高院于2010年6月22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对于侵权赔偿和工伤赔偿的重合范围、不重合范围以表格形式作了罗列,现援引如下:

 

一、重复赔偿项目对照列表

工伤

侵权

原工资福利

误工费

医疗费

医疗费

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生活护理费

护理费

住院伙食补助费

住院伙食补助费

交通费

交通费

外省市就医食宿费

外省市就医住宿费、伙食费

康复治疗费

康复费、康复护理费、适当的整容费、

后续治疗费

辅助器具费

残疾辅助器具费

供养亲戚抚恤金

被抚养人生活费

丧葬补助金

丧葬金

 

二、兼得项目对照列表

工伤

侵权

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残疾赔偿金

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死亡赔偿金

 

三、专属项目对照列表

工伤

侵权

伤残津贴

营养费

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

伤残就业补助金

精神抚慰金

 

陪护人员住宿费、伙食费

 

    其中第一项,重复赔偿项目,是工伤与侵权赔偿都应覆盖且重合的费用,兼得项目,是工伤与侵权赔偿都有所覆盖但因名目不同而不构成重合的费用,专属项目,是工伤或侵权赔偿各自单独覆盖的费用。

    就本案案情而言,如前所述,有一个难点,就是杨承明所获得的那60000元一次性补偿,究竟包含了哪些项目?由于可能包含的不同项目可能分属于竞合/不竞合范围,会对案件结果有实质性影响。比如,如果那60000元一次性补偿包括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兼得项目或伤残津贴等工伤赔偿专属项目,那么这部分费用范围内就不发生双赔问题。由于关于这一次性补偿金的调解书语焉不详,因此如何认定这60000元的覆盖范围,也是颇为麻烦的问题,不过本案法官并不需要为此花费心力,原因容后再表。

 

2.3、就兼得项目与专属项目,被侵权人/职工均应获得充分赔偿,自然不是问题。但是就重复赔偿项目,职工应当能获得双份赔偿还是只能获得一份赔偿?对于这个问题,目前尚没有明确的立法予以规定,因此在司法实践中也有多种意见。大体而言,存在着两类相对的意见。

 

    一类意见认为:工伤职工获得工伤保险理赔,是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职工可以就医疗费、伙食补助费等费用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待遇。工伤职工向侵权人主张侵权赔偿,是按照《侵权责任法》,被侵权人可以就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费用向侵权人主张赔偿责任。这两个法律关系既然是独立的,那两个法律关系下所获得的赔偿也应是相互独立的。因此,工伤保险理赔与第三人侵权赔偿是并存关系,工伤职工有权获得“双赔”。


  另一类意见认为,对于工伤保险理赔范围与侵权赔偿范围之间的竞合,如果法院支持“双赔”,让受害人获得重复赔偿,则属于因损害而获利的行为,有违民法中受害人所受损失应当“填平损失”的理念。此外,工伤保险理赔和侵权赔偿中有关医药费、护理费等费用在实践中也存在一份原件票据,两次赔偿程序的困局。因此,工伤保险理赔与第三人侵权赔偿是相斥关系,在竞合范围内,工伤职工获得一份赔偿,便不再享有另一赔偿关系下的请求权。

 

    就上海地区而言,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就此问题特别做过解答,即为上海高院《关于审理工伤赔偿与第三人侵权竞合案件问题的解答》,其主要采用了上述第二种观点,即竞合范围内,即上文所述重复赔偿项目,不“双赔”。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分别在其指导性文件中采纳了相似的原则。

 

    而不双赔的话,是由侵权人赔偿还是由用人单位/工伤保险经办机构赔偿呢?应当是由侵权人赔偿。具体操作而言,被侵权人/劳动者可以按任意顺序向侵权人或用人单位/工伤保险经办机构追偿重复赔偿项目的费用。侵权人先作赔偿的,用人单位/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不再赔偿;用人单位先作赔偿的,侵权人仍应赔偿,赔偿后用人单位/工伤保险经办机构可就劳动者已实际获得的重复的赔偿部分取得追偿权。

 

    接上一节最后提到的小问题,根据以上操作方式,那么无论本案中60000元一次性补偿中有多少是基于重复赔偿项目的赔偿、有多少是基于兼得或专属项目的赔偿,都不影响侵权人充分赔偿的义务,因此本案法官无需操心60000元的具体分布问题。而如果瀛博奶牛场充分赔偿后众谷公司向杨承明提出追偿,则法官就需要细细分辨这60000元一次性补偿中哪些是属于重复赔偿项目而哪些不是了。属于重复赔偿项目的,不能双赔,可以追偿;不属于重复赔偿项目的,不存在双赔问题,自然不能追偿。

 

2.4、具体到本案,若以上海高院《关于审理工伤赔偿与第三人侵权竞合案件问题的解答》为标准,则显然二审法院的判决更为贴切。

 

    一审法院直接在侵权赔偿范围中扣取所有工伤理赔补偿,在两个层面上不符合上海高院《解答》的精神。首先,工伤保险理赔和侵权责任赔偿只是在竞合范围内不“双赔”,在杨承明获得的工伤理赔补偿中,有一部分份额可能是不在竞合范围内的(如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审法院不经分辨,直接把这一部分赔偿也在侵权责任赔偿中抵扣了,并不符合《解答》的要求;其次,工伤保险理赔实质上后置于侵权责任赔偿,换言之,相比工伤保险理赔,侵权责任赔偿具有绝对性。在竞合范围内,如果先提起侵权责任赔偿请求,则在赔偿后不足部分再由工伤保险理赔;如果先由工伤保险理赔,后提起侵权责任赔偿请求,侵权人仍需完全赔偿,如果职工在竞合部分内获得“双赔”了,用人单位或工伤保险基金可以再向职工追偿多出的部分。一审法院在竞合范围内因工伤保险理赔而免去侵权赔偿的责任,同样不符合《解答》的要求。

 

    关于法律适用部分的讨论到此告一段落。


 第1页 第2页
  友情链接: 快速导航:  
 
 
  版权所有© 2009 dafa888bet手机经典版 公司地址:上海枫林路251号
邮政编码:200032 联系电话:86-21-64039449 传真:86-21-64031838        
E-mail:niunaijituan@dairy-sh.com    沪ICP备128956324号